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娱乐 >>  正文

读通韩剧中的检察官

发稿时间:2020-09-26 09:08:10 来源:检察日报 中国青年网

  

  《来自星星的你》剧照

  前些年,一部韩国偶像剧曾经风靡我国,这就是《来自星星的你》。作为一名研究检察制度的学者,我在观看该剧时,除了为男女主角的分分合合揪心之外,另一个重要看点就是透过该剧观察韩国现实生活中的检、警关系。

  该剧颇为成功地塑造了一位“老油条”警察。这位因为调查著名女星死亡案件而入镜的朴姓警官,满头乱发、大大咧咧、吊儿郎当,在尚未对案情展开深入调查的情况下就急于结案了事。剧中朴警官在检察官办公室与一位熟悉的检察官闲聊,他满脸不耐烦,不停地嚷嚷,说凭他的经验,这个女明星肯定是平时患有抑郁症,证据显示该女星长期服用抗抑郁症药物,案发当日又大量饮酒,是趁着酒劲自杀身亡。所以,他认为该案早就应当结案了。面对他的不满,旁边相熟的检察官只好赔笑说,你这个案件的检察官是个新人,比较认真。对于这一场景,我国观众可能会觉得陌生而不解,侦查罪案不是警察的职权吗?既然警察你都认定是自杀,为何还不能结案?为何还需要检察官同意才能结案?这正是我国与韩国在刑事侦查制度设计上的重大差别所在。

  在韩国,根据韩国刑事诉讼法的明文规定,检察官才是法定的侦查主体,警察只是检察官的辅助机构,两者是指挥与被指挥的“将、兵”关系,此即所谓检、警一体化体制。据此,警察仅享有实行侦查即执行侦查的权力,侦查程序的启动和终结权,都掌握在检察官手中,没有检察官的同意(明确指示、指挥),警察不得展开侦查,更无权终结侦查。所有的刑事案件在侦查完毕后,都应当经由检察官的审查并以检察官作出起诉或不起诉的方式终结侦查。因而,在韩国刑事诉讼构造中,审查起诉隶属于侦查程序,系检察官终结侦查程序的法定方式,这就使得整个侦查程序,完全被检察官所主导。

  由此可见,剧情中朴警官之所以抱怨连连,正是因为他关于被害人系自杀的办案结论,主管检察官不认可,而主管检察官不认可,就无法终结侦查,朴警官想尽快结案的想法就无法实现。

  特别要指出的是,剧情中朴警官仗着自己老资格,对年轻检察官刘硕有时表现得颇为不敬,这属于剧情夸张,这在韩国现实司法实务中其实是颇为忌讳的。这不仅是因为韩国检察官位高权重,而且相关法律明确规定,警察负有接受并服从检察官侦查指挥的义务;当警察不服从检察官的命令时,检察官有权解雇或另请其他警察进行侦查。此外,韩国刑法第139条也规定,当警察妨碍检察厅的业务或不服从检察厅下达的命令时,检察官能够以职务妨碍罪名对其提起刑事诉讼。换言之,在韩国,检察官是警察的上级,警察对检察官不礼貌、不尊重,可能恶化其与上级检察官的关系,而拒不服从检察官的指挥,可能会被解雇,甚至被追究刑事责任。

  当然,韩国检察体系也面临着大陆法系检察体制的一个共通性问题,即有将无兵、检力不足,因而,在韩国司法实务中,检察机关刑事部的主要职责其实并非直接侦查,而是审查、过滤警方移送的案件。实践中,普通刑事案件往往都是由警察自行侦查完毕后再移送检察官处理。这也是为什么在该剧中一开始侦查案件时,仅仅只有朴警官出场而检察官缺位的现实原因,剧情中该案直到朴警官侦查完毕后移送地检厅审查时,刘硕检察官才出场,这其实正是对韩国现实司法情景的真实再现。

  当然,另一方面,不应忽视的是韩国检察官强大的直接侦查职能。仍以首尔中央地检厅为例,其内设机构除刑事部之外,还内设有多个自行、直接侦查部门,如调查部、强力部等等。综合而言,韩国检察官自行、直接侦查的案件都是疑难、严重的罪案,包括:调查部负责侦办告诉、告发等严重犯罪案件;外事部负责侦办涉外刑事案件;特别搜查部负责侦办贪渎、经济犯罪及其他白领犯罪等重大刑案;强力部主要负责侦办有组织犯罪以及暴力犯罪;麻药组织犯罪搜查部负责侦办毒品犯罪案件;尖端犯罪搜查部负责侦办电脑、科技犯罪。此外,对于在公诉和审判中衍生的犯罪案件典型如伪证罪,则由公判部自行、直接侦查。也就是说,韩国传统的公诉部门,其实也在行使侦查职能。

  这反映出韩国检察官全面的检察业务能力。侦查职能的行使,往往需要充足的人力支援,因而,韩国专门为检察官设置了搜查官——相当于日本的检察事务官,但兼具书记官之功能——这一辅助职位作为检察官的专业助手、辅助检察官办案,同时法律还规定,检察官在自行直接侦办刑案时,可以通过具体指挥权调派警察协助办案。

  不仅如此,其实在由警察负责主办的普通刑事案件中,韩国检察官也并非“坐而论道”的中立审查者,而是积极作为的侦查主体。本剧中,当主管该案的检察官刘硕质疑朴警官的办案结论,不同意以自杀轻率结案时,并没有简单地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尽管法律上他有权这样做,而是带着朴警官一起分析证据、研判案情,指出该案中存在的证据疑点,并具体地指导朴警官如何进一步收集证据,甚至亲自参与询问证人“都教授”。当时并未将都教授列为嫌疑人讯问,而是作为知情人即证人进行询问,都教授也是被请来配合调查的。所以,当都教授发挥特异功能从询问室突然消失后,并未被进一步采取强制措施以及追究法律责任。最终,正是在刘硕检察官和朴警官的联手调查下,该案真相大白于天下。

  这一剧情真实地反映出韩国侦查实务中检察官的重要作用,一方面,韩国检察官在警察主办的刑事案件中仍然是指挥者、监督者,通过对全案的证据进行审查进而对案件质量进行把关,确保公正追诉;另一方面,对于存在质量瑕疵的案件,检察官并不简单地退回警察补充侦查,而是指出事实和证据方面的具体瑕疵、疑点,“手把手”指导警察进行证据的补充收集,在必要时,检察官亦会直接参与侦查取证活动,例如讯问嫌疑人、询问证人等,以更好地固定证据。这在韩国的法律上并没有障碍,因为,侦查程序本就属于检察官的程序,侦查权本就属于检察官,所以,检察官直接参与调查取证,无可厚非。

  在剧情的最后,吊儿郎当的朴警官,也从一开始以老资格警官自居、看不起刘硕这个“小鲜肉”,变得对刘硕检察官无比尊重。这再一次证明,检察官要能够真正地指挥、监督警察并引导侦查,首先自身必须精通侦查业务,秉持工匠精神认真打磨每一起案件的证据锁链。在韩国,检察官身处侦查与审判的“谷间带”,如果不能肩负控制警察和监督法官之国家权力双重控制功能,就会被置于“侦查不如警察、审判不如法官”的尴尬境地。

责任编辑:hz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